登錄注冊|收藏本站 99首頁|新聞|展覽|拍賣收藏|專欄|特色|人物|書畫|機構|出版|版畫|招聘|社區|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周俊藝術專欄
當代中國畫出現三種極端現象令人擔憂——周俊
2016-06-02 13:33:27
聲明:本文為99藝術網特約專欄文章,未經協議授權,請勿轉載使用。

一,首先是中國畫特有的表現生命意興的精神,情感,力度,氣韻,神采正在消失,豐富的用筆運動中與墨,水交融產生的精,神,氣的感染力蕩然無存。由于迎合市場,當今的中國畫創作已異化成一個面目三大特征,(工細面目:滿構圖特征、色彩化特征、制作化特征)而且已泛濫成災。


 


 


 


 


 


 


 


 


 


 


 



A、滿構圖的揚短僻長:


以虛當實是中國繪畫特創,空白是有意味的,是精致的體現,畫得密密麻麻,費話太多,羅嗦則是表示小功夫、苦功夫。而以少勝多、以虛當實、體現寫意的精髓,特別是大寫意的精神是難功夫、大功夫、真功夫。以最簡單的形式展現最復雜的情感,這是人類表達思想高難度的理想境界。這也是符合現代人崇尚簡約的審美特征。


B、色彩化變成水彩味:黑白是理性的意味,色彩是感官的刺激,黑白更具有藝術的純潔性和內涵,在宣紙上發展色彩的效果遠遠差于油畫布上的效果,這是由材料決定的。任何一個人、一件事、一種形式都有它的獨特點、限制點。水彩畫、水粉畫方向去發展中國畫的話,路會越走越窄,最終讓西方繪畫所取代。


C、制作化成為工藝制造:在“創新”的鼓動下,我們丟失了水墨畫最基本的技巧特征---書法用筆。這是世界繪畫史上獨一無二的中國畫特征,無論從觀念上還是技術層面上對世界繪畫史的貢獻都是無與倫比的。我們扔掉“金碗”找飯吃,玩起了雕蟲小技真是太可笑了。使得畫面的效果浮薄無力,把氣韻生動,骨法用筆變成了工藝流程,中國畫的陽剛之氣和筆墨韻味全然無剩,都成了小情小調的商業繪畫了。


 


 


 



二,缺乏對傳統精神的整體把握,死守繪畫的模式,重復古人的筆墨,拒絕外來藝術的現代影響,這樣的“國粹”保護,勢必將水墨畫定格在歷史遺產中。它可以作為當代社會中的現象,但絕不能代表當代社會中的藝術主流。


我們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宋元的山水畫高峰誰還能超越?即是有人盡全心力模仿得一模一樣又如何呢?更何況當代人怎么可能真正回到歷史的原點重溫董源,巨然,范寬的心境呢?因此,如果我們還在局限于祖宗為我們留下的經典樣式楷模,沉浸在懷古情懷之中一筆一墨,模仿他們古意的山水樣式,那么我們是否還認可藝術的價值在于創造:這個古今中外大師無不驗證的價值規律?但是有一點是事實:那就是一旦我們喪失了藝術家必須具備的原創能力,近代畫不過民國,民國畫不過明淸,明淸畫不過宋元的基本情況怎么可能改變?如果我們不具備創造愿望,那有的則是捍衛,保留文化遺產的熱情,那不妨旗幟鮮明地聲稱:做一個完美稱職的高級畫匠也無妨,就不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以大師自居忽悠年輕人了。如果中國畫真的會衰竭,完成不了當代形態的轉換,與這種不作為的“大師畫匠”誤導下一代有關。


不要忘了一個根本事實;宋元的山水畫是以理想的人文價值觀和完美的個性樣式融合得天衣無縫而成為經典楷模,這個經典樣式無論從觀念,形式,材料,凝聚著完整的中國繪畫藝術特征,同時又是以個人語言方式來體現的:(董源與范寬畫的一樣嗎?王蒙與倪瓚畫的一樣嗎?)中國畫從宏觀的角度與外來繪畫應該是“大庭相徑”,從微觀的角度藝術家更應該是“各自為陣”的。所以要明白,這種個性表現力的宋元楷模一旦成為永久的范本而被相盡模仿,我們的性情是不是也被格式化了?當代水墨的嘗試的真正意義就是要在這樣一種前人巨匠的威攝下如何改變,突圍。無非是在觀念,形式,材料三大繪畫要素上下功夫。我們的創新應該放在保持中國寫意畫特征前提下,繪畫形態上重構,在這個過程當中滲透著當代人的意識。現代形態的完成要靠在傳統繪畫上下過功夫的人同時又是精通西方藝術的人。這就對藝術家提出更高的要求。


 


 


 


 



我個人反對在材料工具做一些雕蟲小技的改變,因為這樣會使中國畫變得越來越工藝化,制作化,色彩化。因為這會使水墨的自然精神式微,而自然精神恰恰是中國繪畫藝術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個性特征,因此我們更應該注重從精神層面上發掘水墨大寫意氣勢磅礴的自然效果,展開想象的翅膀,表現自然界中不可捉摸的神秘,原始,張力的宇宙力量,在這樣追求之下重組精微筆墨的框架關系,才有可能與傳統山水畫可居可行可游的逍遙山水理想拉開距離,同時又沒有失去自然精神的中國價值觀新水墨,為世界美術史發展增添新的一頁。


三,用西方的價值觀僅僅是運用中國畫的材料,拿洋人的黑白畫當中國畫創新是自毀武功,視為中國當代新水墨畫更是幼稚,因為洋人穿上中裝就是洋人。作為中西藝術交匯的衍生品另當別論,但并不屬于中國水墨畫的范疇。這三種現象都不能體現中國水墨畫在世界藝術之林中獨特而不可取代的形象。


中國畫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機會,危機四伏標志著再生的來臨。傳統水墨畫是否能完成當代形態的轉換,能否成為真正當代繪畫標志性的中國身份。關鍵取決于我們對東西文化知己知彼的認識高度與深度,我們不可能指望那些沒有在傳統繪畫里下過苦功的門外漢,拿西方黑白畫改造中國畫,這是一種幼稚的企圖。我們期待真正有傳統水墨畫功底,又理解西方現代繪畫的領軍人物,這樣的人雖然少,但很重要!這種人挺的住名利的誘惑,孤獨與寂寞的磨練,經歷長時間的積累才能成大器,他們具備嚴謹的學術態度,創造性的思維,又有國際視野的高度,義不容辭的使命感和與西方藝術相抗衡的精神。這樣的人住在國內這樣浮躁的環境里實在是太艱難,但是我相信還是有人會堅守的!


--------2016年選自“周俊論藝”第六章

評論閱讀(人)
發表評論
驗證碼:
周俊

周俊專欄個人簡介:“周俊,當代國際水墨畫家,87年畢業於中央美院碩士研究生班,后擔任上海美術館研究創作人員,現居住荷蘭,法國和中國。”

國際水墨畫家周俊,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有影響力的中國畫畫家, 1987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與范迪安,尹吉男,呂勝中,侯翰如,隋建國,蘇新平,徐冰,等為同屆碩士研究生,后擔任上海美術館研究部研究創作人員,1989年出國,開啟了他國際畫壇的藝術生涯,近26年的海外藝術活動中,眾多的西方美術館博物館為他舉辦過個人回顧展,耐人可貴的是,周俊先生始終站在世界藝術的高度堅持中國藝術精神的價值觀,一直從事水墨藝術的研究創作并贏得同行的尊重。


新聞熱線: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編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01商務樓2001室 郵編:10001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常年法律顧問: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